中山生活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T友
查看: 3572|回复: 0

煎熬中重生!8个月李宗伟经历了什么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5-11-27 11: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语  禁赛8个月之后,李宗伟赶上了苏迪曼杯。大马羽总安排上诉,来自英美的律师负责听证会,叶诚万任专职教练、弗罗斯特贴身辅导,揭秘大马一哥是如何在禁药风波中坚持下来的…… ...详细


腾讯体育报道 张楠/文
弗罗斯特、叶诚万、李宗伟,这是三个不同时代的中国羽毛球男单最大对手。在此之间,你很难想象这三个人穿上了同一个国家的队服。
如果不是李宗伟的复出,弗罗斯特可能只是马来西亚队的技术顾问,给不同的选手指点下技术,绝不会在今年3月接受聘书陪在李宗伟身边;如果不是李宗伟的复出,叶诚万现在也许还在马来西亚队拿着比他在印尼多几倍的薪水,带领青年队过着相对悠闲的生活。
然而,正是为了李宗伟的复出,他们就这样完成了一场时空穿越。

禁赛八个月 大马仍没人跟得上李宗伟01
苏迪曼杯开赛前最后一堂训练课,跟李宗伟隔网而立的是叶诚万和年仅18岁的小师弟詹俊为。二打一的训练在中国羽毛球队不是没有过,但大多都是打着玩玩或者专门进行针对性的防守训练才会用上。即便是林丹在技术训练的时候,也只是跟不同的小队员一对一练球。但在马来西亚,没有人可以跟上李宗伟的强度,只有二打一的方法才能满足他的训练要求。
虽然这只是一堂普通的训练课,但李宗伟的每一个球都杀气十足,以至于今年已经43岁的叶诚万不得不拼了老命应付对面飞来的每一个球,如果不是凭着几个漂亮的假动作晃过李宗伟,叶诚万几乎没什么机会。
李宗伟备战苏迪曼杯
自从李宗伟因为兴奋剂问题被停赛之后,马来西亚羽总对男单教练组进行了调整,原本带领李宗伟的郑瑞穆被安排执教其他的队员,而叶诚万则从青年队被上调到国家队,成为了李宗伟的专职教练。
李宗伟的训练场边,一个高大的欧洲男人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从李宗伟开始进行二打一的训练开始,他就一直在场边关注着。直到近一个小时的对抗结束,他才叫来李宗伟,用英语对他的技术进行指导。这就是弗罗斯特,曾经的世界男单“四大天王”之一。他今年3月收到了来自马来西亚的聘书,成为了球队的技术总监。尽管那个时候李宗伟能否被解禁仍是个未知数,但马来西亚羽总却已经开始未雨绸缪。
而这场二打一还没有结束整天的训练内容。换下来已经湿透的衣服,李宗伟又穿上了一身崭新的球衣,跟叶诚万站在一边,而对面的是大马这次有望出战女单的郑清亿。一个世界排名60的女单选手,要应付两个世界男单最顶级的球员,这是多大的实力差距。然而就是这样,李宗伟却没有手软,依旧不时打出他最标志性的突然扣杀,打得郑清亿满地打滚。李宗伟似乎把所有的情绪都倾注在了那一次次的扣杀中。
两个小时训练过去了,李宗伟终于坐回到场边拿起浴巾擦汗,但就在大家以为他训练已经结束的时候,他看到小师妹林吟芳还在场地里后突然起身,脖子上还搭着浴巾就跟小师妹勾起了对角。即使这样,李宗伟依然没有休息的意思。叶诚万安排的最后一个训练内容是在场内跑一组五回合的冲刺折返跑。发令一出,李宗伟就冲了出去,整个过程都领先师弟师妹将近五六米。最后一个回合,他调皮地转过身,用倒着跑的方式挑衅着队友。两个都比他年轻十岁左右的孩子,面对他近乎癫狂的训练状态,都有些自愧不如。
一度迷失 大马球王不知该为何而练02
折返跑之后,李宗伟瘫倒在地。然而此时林丹却背着球包从他身后的训练场绕过来,一转身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李宗伟。林丹用右手食指指着他,就像发现了一个一直跟他“躲猫猫”的朋友一样。
“什么时候来的?”林丹一边说一边上前握了个手。
苏杯前的训练中,林丹和李宗伟再度会面
“前天。”李宗伟笑着回应。
这是李宗伟解禁后二人的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只字未提兴奋剂的事情。
只是,李宗伟离开训练场之后,林丹突然跟身边的教练队医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李宗伟瘦了?”
的确,过去这八个月的李宗伟就像一个飘忽的灵魂。你问他有没有经常失眠?他会笑着反问你:“怎么可能睡得着觉?”
而之前那样高强度的训练,在过去这八个月里却是一个常态。
“我每天都在训练,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练。以前总想马上要去参加什么比赛,而那个时候我就总是想我会不会今天练完了,明天就让我回家了,然后告诉我以后都不要打球了。”但如果不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来让他暂时忘记禁赛的焦虑,他的日子将会更难熬。训练对于他来说更像一针兴奋剂。
全力支持 大马羽总安排李宗伟上诉03
而一切都要回溯到9个月之前的那次治疗。去年5月的汤姆斯杯,这是李宗伟曾经距离世界冠军最近的一次,却因为队友的不佳表现没能实现自己的世界冠军梦。那次李宗伟的脚踝有很严重的伤,然而旧伤未愈再添新伤,大腿拉伤之后他的私人医生为他找了一家私人诊所,可以尽快恢复伤病,让他足以赶上一个月之后的世锦赛,但必须要放弃英联邦运动会。私人医生让他做一个抉择:是放弃英联邦运动会留下来治疗,还是去参赛。英联邦运动会是英联邦国家最高级别的赛事,四年一届,对于马来西亚选手来说足以等同于亚运会。但比亚运会好得多的是,那个运动会没有林丹,没有谌龙,没有人能够跟李宗伟抗衡。
“我当时就想,英联邦运动会我已经拿过两次冠军,但是世锦赛我却没有拿到过。”正是因为不想错过最后一次染指世界冠军的机会,李宗伟接受了私人医生的建议,到了一家私人诊所进行了干细胞注射。在被送进病房的那一天,他甚至还发了微博。“那个时候我因为很信任我的医生,那么多年我感冒都是找他治疗,没有想过这次的治疗会有任何问题。”李宗伟回忆。
李宗伟在等待听证会结果,神情憔悴
那个时候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这个快速有效的治疗方法能够帮助他在一个月之后的世锦赛实现自己世界冠军的梦想。殊不知,这个决定之后险些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其实,在亚运会结束后的一周李宗伟就收到了兴奋剂检测不合格的消息,但大马羽总却偏偏在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日子里对外露出了这个消息——李宗伟32岁生日那天。几个小时前,李宗伟还跟妻子黄妙珠怀抱儿子李嘉谦拍了照片庆祝生日,几个小时之后,全世界都知道马来西亚羽毛球的一哥遭遇了兴奋剂丑闻。面对外界的疑问,李宗伟甚至比他们更困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染上了这种药物。”
很快,李宗伟就前往了英国去聘请了律师。回国后,大马羽总让他详细交代了自己之前服药和治疗的情况。在李宗伟提交了所有的材料之后,大马羽总只告诉他,安心训练,其他的事情大马羽总来为他安排。
苏杯前解禁 大马报名名单早有征兆04
李宗伟说,自己职业生涯的尿检不下几百次,但唯独这一次令他印象深刻。那是丹麦世锦赛四分之一决赛后,他被抽到进行兴奋剂检测,队医和赞助商的人跟他一起来到兴奋剂检测室。大家一直在唱歌庆祝。兴奋剂检测室的工作人员都奇怪,只是一个四分之一决赛,对于李宗伟这种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来说,怎么值得这么高兴?李宗伟说,因为在马来西亚只有他一个人肩负着整个国家的荣誉,所以每离冠军近一步,他都觉得是一种恩赐。
然而,这一次药检险些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
长期的失眠和焦虑,陪伴在他身边的家人都看在眼里。最心疼他的就是跟他有同样运动经历的妻子黄妙珠。以前,看着老公再辛苦再累,至少都有一个梦想支撑着他,而现在却成了个没有目标飘忽的灵魂。因为长期的焦虑,加上资料准备遇到的困难,李宗伟甚至真的想到过放弃。
“你现在放弃会不会后悔?”妙珠这句话让李宗伟又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如果我这样离开了,会永远给自己留下污点。至少我应该坚持下来,把听证会开完,无论结果如何,至少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再做决定。”而在此期间,李宗伟的装备赞助商合约也到期了,但从兴奋剂事件被曝出之后,赞助商不仅没有按照合约之前的相关规定停止合作,甚至毫不犹豫的跟他续约到了里约奥运会。也是这些支持,一次次把李宗伟从放弃的边缘拉了回来。
得知可以迅速解禁继续征战时李宗伟如释重负
4月11日,阿姆斯特丹,李宗伟带着自己两个分别从英国和美国聘请的律师出席了听证会,而世界羽联则有三名官员负责这次听证。整个听证过程长达7个小时。而李宗伟始终强调的一点就是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相关的药物,而且并不是以增强竞技状态为目的。律师也出示了详细的资料,证明了之前的治疗过程中存在误服的情况。其他的过程,他都已经不记得了。
其实,那个时候很多人都知道,李宗伟这次应该会逃过一劫。因为4月世界羽联要求各国羽毛球协会第一次提交苏迪曼杯名单的时候,李宗伟的名字就赫然在列。而世界羽联不知道是工作失误还是早已经有打算,在苏迪曼杯设立种子队的时候,已经把李宗伟的积分算入在内。只是李宗伟自己并不知情。
4月27日上午,李宗伟正在训练馆继续着训练,突然羽总的秘书叫他上楼说有事情要交代。到了羽总的办公室,告知他禁赛结果出来了:8个月。也就意味着李宗伟四天之后就正式解禁,甚至可以参加马上到来的苏迪曼杯。但李宗伟自己却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没有任何的兴奋:“原本还想过可能永远都打不了球了,8个月应该是最好的消息,但是当时却没有因为这个短短的处罚而觉得庆幸。”过去这八个月的煎熬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

结语
                                       那么快在苏杯相见,这是李宗伟带给大家最好的礼物。听到这样的评价,李宗伟笑着说“谢谢”。但正如林丹所看到的那样,原本就消瘦的脸即便嘴角已经笑出了最大的弧线,依然是尖尖的。李宗伟说,这8个月让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了解了身边真正用心陪护他的家人、朋友、球迷、媒体和赞助商,这也是他未来前进的动力。




(摘自腾讯体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成为T友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汽车|房产|中山生活网 ( 粤ICP备11039662号 )

GMT+8, 2019-4-23 13:00 , Processed in 0.07186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